豐田撞車,警員枉死

近日一則關於一位年輕警察處理交通事故時不幸遭聯結車撞死的新聞:

許多新聞都有檢視事件的角度問題,這一則也是。

這個事件,媒體焦點總在隧道帶弧度、下坡、混凝土路面抓地力問題,還有聯結車超速這幾個部分,卻都忽略了警察在場的原因 — 白色豐田 Wish 失控自撞在先;他要是沒先撞了,那位警察也不會為了到場處理他的問題而枉死。

固然隧道是帶了些彎度,混凝土路面抓地力也留有討論餘地,只是也並非每台經過的車都撞掉了,若不是前方有事故,聯結車就算超速也一樣過了去,可見得那個路段就算有什麼狀況,也非肇事關鍵。那台白色豐田 Wish 何以就這麼撞掉了? 看到新聞 52 秒處,明明向左微彎的方向,白色豐田 Wish 卻向右打滑撞牆,我突然頓悟,因為是台神車,有道是神車不意外,也難怪了。

國內新車掛牌每三台就有一台是豐田,鄉民之所以稱之為神車,原因我是可以體會的,豐田既不是絕對不會撞,也不是撞了一定不會死,標準再退個幾步,也不是比飛機還快,更沒有能夠包生男的功效,這樣也能獨霸市場肯定是神車了。

十台小黃裡有七台是豐田吧? 不知道是運匠適合開豐田,還是眾人皆想開小黃。豐田小黃往往是內裝看起來還有個七成新,但是三角架接頭巳經壞了,如果車況更舊,還沒遇過三角架或引擎腳/變速箱腳沒壞的。常聽人講豐田車不會壞,他不是不懂就是吹牛。好歹我也開過幾年的凌志,哪有不會壞這種事。除了便宜之外,實在找不到什麼優點。但也不便反駁,不然會太忙。就算底盤沒問題,搭到豐田小黃時常有快要暈車的感覺。搭別種小黃時,即便是 Hyundai 也不會這樣,可見暈車不是我的問題。

台灣人偏愛豐田全世界之最,連豐田在它的祖國日本的市佔 30% 都還沒有台灣這麼厲害,像 Wish 這台車,在台灣和泰國簡直是無敵的產品,除了兩地都是車貴薪水低之外,民風搞不好也很類似,其它國家,豐田市佔最多 14% (美國,沒有 Wish),德國 2%,廢話,德國又不是泰國,犯什麼傻;而這些數據,除了台灣是純豐田,其它皆併入 Lexus、Scion、Hino 和 Daihatsu 一起計算。嚴凱泰不論怎麼做都沒辦法贏豐田,除了堅達三噸半。我要是他,早就撂下一句幹恁娘台灣讓呼恁。去大陸隨便賺也比台灣多,然後把國內的部門收了。不講日產和三菱,在中國光是 GM 就有豐田四倍大。寫到這裡才發現嚴凱泰還蠻愛國的,他為何愛國就不是本文的重點了。

別人買什麼車我是管不著,買了這麼多去,只能期望它是好開又安全,不然豐田何以在各級距裡都壓倒性勝出? 這次,明明彎向左拐這豐田卻往右撞了,好端端前驅車一輛,那時卻 oversteer 了,而且還是反方向,不知是扭力太大還是地磁突然反轉的關係。

照理說最棒的產品是最沒有狀況的,但是豐田撞車卻比其它牌子常見,市佔高嘛,車主沒水準的情況多見也很正常。有時見到兩台互撞都是豐田,雖然很微小,仍難掩欣慰之情,總是個好的開始,to be a better world。如果是豐田撞了別種車,那當然是害人不淺,如果是自撞還害死無辜的人,更是惡行難赦,你他媽的,拿命去賠人家也不夠啊!

有時我們不該對當事人太苛刻,有時則相反,特別是當情況呈現極無道理的狀態時。開車這回事兒,安全最重要,要是技術不好呢,就更要開操控好的車脫離險境,或更主動而直接地拉高危機發生門檻。車爛加上技術又不好的話,上路顯然就是一項公共危險。我沒有一個適當的方法去評斷國人開車技術的水平,只好用別種事情來比對,好比說唱歌或打籃球。結果,本國沒有職業賽車運動,就算是有的項目,也似乎沒有特別強。倒是買豐田是世界第一。沒關係,技術沒有特別好就開慢點,嫌不夠慢的話,可以下車走路,不要當個路障擋了人家前進的步子。要知道,政府開快速道路、打通隧道就是幫助民眾節省時間、降低交通成本,偏偏就是有很多人時間太多嫌不夠慢的同時,卻還硬是開車走捷徑,而且還搶黃燈或闖紅燈,至少等紅燈時也要擠到頭排,幹伊娘,實在沒有個邏輯可循。

這次的情形,肯定是不能怪路不對的,總不能規定馬路僅能取直線不得拐彎吧? 路總是會彎的,決定生死的正是一台車的操控而不是別的,不然就算豐田章男附身也救不了即將撞毀的豐田。豐田的操控怎麼樣我不清楚,只知道我的凌志遜吶,而依白色 Wish 這個撞法看來,如果操控不差的話,駕駛的技術得爛到透頂了才成,不然就是恨透了這台車只想一頭把它撞掉。

除了操控和技術,公共道路上還有個問題是駕駛人的道德。擋救護車罪該萬死,那麼擋快車道呢? 擋公車呢? 白色豐田 Wish 這傢伙為人如何是沒有辦法判斷的,但從影片中可以看出來他還開著後霧燈吶,是怕別人不知道豐田有後霧燈還是怕被追撞? 我不好意思說有些東西 — 套句念書時同學的口頭禪,但仍鼓起了勇氣 — 就跟大便一樣多,沒有幾個正常人會對豐田的後霧燈感興趣耶,不要自已撞牆就好了還怕人家追撞呀? 從這點顯見道德問題,沒有水準吶,還害死前來收拾殘局的無辜警察。

今年我國警察的運勢特別差,是提出另一種檢視角度之外,寫下本文的第二個原因,在此向吳姓警員家屬致哀,也向其他勞苦卻吃力不討好的警察致敬。我不懂訴訟體系怎麼運作,如果有吳警員的同事或親友看見本文,甚至聯結車的貨運公司和保險公司,我建議向白色豐田 Wish 車主求償,如果他有什麼委屈,去怪他那台神車或豐田吧。